想想看,这么多婴儿潮一代的人能走到今天,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尤其是当你想到我们的父母强加给我们的那些极其不安全的做法在今天会让人不悦。

1.没有汽车座椅

蒙/盖蒂图片社

我们大多数人都回家了医院当她坐在家庭汽车的副驾驶座位上时,她被妈妈亲切地抱在怀里。当然,考虑到车上有珍贵的货物,爸爸开车可能比平时更小心了。不过,当时还是很少有汽车配备安全带,更不用说肩带了。即使是速度最低的挡泥板事故也有可能把小弟弟推到金属仪表盘上。

政府过了一段时间才真正警觉起来。事实上,第一个汽车座椅的设计初衷是把婴儿抬起来看窗外(同时也防止孩子四处爬来爬去,分散司机的注意力)。

直到1986年,所有50个州都通过了法律,要求儿童在乘车时必须绑在经过碰撞测试的保护性安全座椅上。

2.尿布针

盖蒂图片社

在一次性尿布成为常态之前,母亲们使用布尿布——出于必要,必须用大安全别针固定。

尿片别针通常有一个很大的彩色塑料帽,所以它们“很容易找到”(这对那些睡眠不足的父母来说是一个很有用的帮助,因为他们在半夜无数次换尿片)。

但是,尽管妈妈在擦尿布、扑粉和叠尿布的时候尽量让婴儿保持安静,但婴儿天生就喜欢在幸福的裸体中扭动和扭动,这使得在不刺穿婴儿身体的情况下把尿布固定在合适的位置成为了一个挑战。

我们很多人可能都记得,当妈妈睡眼惺忪地给大一点的孩子们提供早餐麦片时,她总是在浴袍的口袋上别上两三个尿布别针。

3.Drop-side婴儿床

Corbis /盖蒂图片社

这种类型的婴儿床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非常普遍。它的卖点之一是它的一面可以滑下来,这样妈妈就可以更容易地抱起她的孩子,而不必靠在高高的保护墙上。

这对任何一位新妈妈来说都是一种方便,尤其是那些刚做完剖腹产、腹部无力同时伸手和提起的产妇。

不幸的是,其中一些便利因素被证明是不安全的,在2011年生产、销售或捐赠婴儿床已成为非法行为

4.过度的婴儿爽身粉

盖蒂图片社

在那个布制尿布的年代,婴儿爽身粉经常被大量地涂抹在婴儿的屁屁和下体,以防止尿布疹。爽身粉的主要成分是滑石粉,它不仅能吸收水分,还对宝宝的臀部有舒缓作用。

然而,近年来,儿科医生不鼓励婴儿爽身粉的使用,因为滑石粉的细颗粒可以被吸入引起呼吸道疾病

5.用酒来治疗长牙

当我们长牙的时候,妈妈对我们不断的哭闹已经忍无可忍了,她经常会在我们的牙龈上擦威士忌、白兰地或朗姆酒。今天的儿科医生认为这种治疗方法是“无稽之谈”,可能对孩子有害。

但说真的,用指尖抹一点威士忌来按摩宝宝痛苦的牙龈和现在商店里买的止痛剂有什么区别呢?

6.泰勒合计婴儿车

undiscovered_treasures28 /易趣

我们中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家里又添了一个弟弟妹妹时,他们被推到泰勒托儿(Taylor Tot)婴儿车后座的可选“跳车”座位上?

这些轮式儿童运输车是辛辛那提Frank F. Taylor公司的产品,该公司成立于1921年。三十年后,除了一些装饰性的工作和不同的油漆颜色,基本的全金属设计没有太大的变化。

推车的推把是可拆卸的,所以婴儿车可以兼作婴儿学步车,当妈妈准备晚餐时,小弟弟可以像旋转的托维什(Whirling dervish)那样推动着自己在厨房里转。

整体设计上的缺陷,从安全角度来说,现在变得更加明显了:没有缓冲,没有约束,婴儿的脚接触地面的能力(见之前提到的双用途助行器),没有驻车刹车。但还是有足够多的人在泰勒·托特的冒险行为中幸存下来热收藏在今天的古董市场。

7.暴露的插座

Bettmann /盖蒂图片社

如今的准父母们有一种传统的“婴儿防护”仪式,包括给装有家庭清洁用品的橱柜上锁,给电源插座装上保护塑料帽。

所有这些预防措施都有效吗?谁知道呢。我妈妈曾经发誓说,我的小弟弟(他的绰号是“破坏儿童”)只需要一个埃默里板或勺子就能把任何一扇门的铰链拆下来。

对于会爬的婴儿来说,插座一直是吸引他们的东西。(“哦,看看那些小槽……我能在里面塞什么呢?”)当宝宝摸到那个神秘的洞后不可避免地受到惊吓(也许还伴随着发黑的指尖),妈妈或爸爸只是简单地警告:“也许你不会再那样做了,嗯?”

另请参阅

盖蒂图片社

在新家你再也看不到的7件事

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