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一个年长的父亲是怎么找到路的

在我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独自在生日那天醒来,所以我很享受有一个可以和我一起庆祝的家庭。但这个场合也凸显了我的担忧。

2020年9月2日